在很長一段時間里,TA們也以為自己是女孩子——兩人的戶口本、身份證上的性別寫著都是“女”,名字中,一個帶“嬋”,一個帶“丹”,也極具女性特征。
  從小,他們也都被當成了女孩子來養。一直到小學五年級的一次檢查,他們才發現了自己不是女孩。
  隨之而來的就是無盡的煩惱。他們讀完小學,就早早離開了家鄉,剪掉了留了10多年的長頭髮。他們不敢回老家,不敢坐火車,不敢用自己的名字找工作,當然也不敢去談戀愛。“因為身份尷尬,我們可以說一直在偷偷摸摸過日子。”倆人想要改變這一切,做回真男兒。
  他們剛剛做了染色體檢測,昨天結果已經出來,如他們所料,顯示為“男”。哥哥甚至打算拿出自己打工賺來的2萬多積蓄,為弟弟完成手術,讓他的生活重見“陽光”。
  從小當成女孩養大的他們
  得知自己是男娃時非常震驚
  這對兄弟姓姚,一個24歲,一個22歲,河南商城縣人,在杭州打工多年。
  哥哥大姚說,出生後,因發育不完全,被誤以為是女嬰。兩年後,弟弟出生,因為同樣的問題,也被誤以為是女嬰。就這樣,他們從小就被當做女娃來撫養:扎辮子、穿花衣衫、上女廁所。上戶口、制身份證時,性別都寫上了“女”。
  不過,自從讀了小學以後,兄弟倆就再也不愛穿花衣衫了,總挑些中性點的衣服來穿。“鄰居、老師、同學都笑話說我們是假小子。”小姚說,其實他也漸漸發現,自己的性格跟男孩子很像。“女孩子喜歡玩的,我都不喜歡,一下課,就喜歡擠到男孩子堆里去,跟他們一起玩彈珠。”同時,他們的喉結也隨著年紀的增長,而慢慢顯現。
  在讀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次偶爾的檢查中,醫生告訴了小姚:你其實是個男娃。這讓家人和小姚都非常震驚。被當女兒養了10多年的孩子,竟然是兒子。會不會老大其實也是個男娃呢?經過檢查,證實了家人的猜測。
  “我們曾帶著兄弟倆到外地醫院做過檢查,可手術費對於我們這樣一個農村家庭來說,開支實在太大。”說起這對兄弟,媽媽滿是內疚,她說,就因為沒錢,手術一事也就這麼一直拖下來了。可自從知道自己是男孩後,小姚就再也不敢在人多的時候去上廁所了,性格也變得越來越內向。小學五年級還沒讀完,他就輟學在家,後來跟著哥哥到了杭州。
  找工作都是借朋友的身份證
  女朋友也不敢深交
  2008年,兄弟倆一起到了杭州,他們剪掉了養了10多年的長髮。這麼多年,他們再也沒有離開過杭州,甚至過年都沒再回過老家。
  “回去以後,怕親戚朋友笑話我們。”大姚說,而且長途奔波很麻煩,人家一查身份證,有時說都說不清楚。“有一次坐火車,被查身份證,結果人家硬是不相信身份證是我的。還有一次,我跟別人發生電動車事故,結果拿出身份證,民警也不相信。”
  正因為如此,兄弟倆在杭州工作,就沒用過自己的身份證。小姚做了兩份工,都是在小餐館。他是向朋友借了身份證,然後用朋友的名字在餐館工作。“餐館里的同事,到現在都不知道我的真名。”小姚深深地吸了口氣說,“我們一直生活在別人的名字里。時間久了,有時甚至一時都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了。我們現在很怕別人問,你叫什麼名字呀?”
  身份及生理上的尷尬,給他們帶來的麻煩遠不止於此。“別的廚師下班後,都習慣在單位大浴室里一起沖澡。而我總是回到宿舍里,一個人躲到浴室洗澡。同事經常會問我,怎麼不一起洗?我總是要找各種理由搪塞。”
  小姚曾談過一次戀愛,姑娘是餐館里的服務員。那個女孩他很喜歡,可追到了手後,伴隨而來的卻是巨大的壓力。小姚說,談戀愛的時候,他也瞞著自己的真實身份,也不敢有太親密的舉動。“我老是在想,等她看到我身份證後,會不會嚇壞了?她是不是就該嫌棄我了?我這樣跟人家在一起,以後會有結果嗎?”最終,小姚自己提出了分手。
  哥哥大姚24歲了,至今沒談過一次戀愛。“這放在老家的話,是很不正常的。”大姚說,他也有暗戀的女孩子,可是因為自己特殊的身份,從來就沒有表達過。
  為啥連父母都搞錯他們的性別
  這會影響以後的生育嗎
  身份的問題,已經影響了兄弟倆20多年了。他們不想再這樣繼續下去,他們很想回到正常的生活狀態中。
  “我弟弟的意願更強烈,所以我也打算讓他先‘好’起來。”哥哥大姚把這幾年打工存下來的2萬多元錢,全部拿了出來,他想幫弟弟完成一次手術。前段時間,他們到杭州阿波羅男子醫院,做了一次檢查,並完成了染色體檢測。昨天,染色體檢測結果出來了,顯示為“男”。
  大姚說,今年過年他打算回老家一趟。“我想拿著這份檢測報告,看看能不能把身份證上的名字和性別改一改。”大姚說,我們兩兄弟都要做手術的話,確實已經承擔不起了。“生理上暫時改變不了,我希望,我的生活能逐步恢復正常,能夠光明正大的以男性的身份跟身邊人交往。”
  “他們兄弟倆的情況,醫學上叫尿道下裂,主要特征就是男性生殖器畸形。”醫院的醫生說,尿道下裂其實有一定的發病率(相關數據顯示為1/300),也算不上特別稀奇。一般的尿道下裂表現比較輕,小孩出生後,父母容易發現然後進行矯正。而這對兄弟,屬於最嚴重“會陰型”尿道下裂,以至於從小被弄錯性別——這種情況倒是非常少見的。
  據瞭解,多數的尿道下裂病例沒有明確的病因,大部分學者認為有多個因素導致尿道下裂。有少數病例可能是由於單基因突變引起的。
  “不排除先天因素,但還有種可能是,母親在懷孕期間,吃了不合適的營養補品或食物(如避孕藥等),體內雌激素比較高,從而導致了尿道下裂的發生。”浙醫二院泌尿外科主任杜傳軍說,既然他們的自然性別為男性,而且他們也認為自己是男性,那麼就應該通過手術恢復他們男性特征。
  完成手術後,他們能夠恢復正常的生育能力嗎?杜傳軍表示,這就要看他們的睾丸發育情況以及生精能力,要具體問題具體看。但不管怎麼樣,完成手術是很有必要的,這能讓他們恢復男兒身,真正做回自己。“不過,建議在手術之前,最好對他們進行心理疏導。畢竟他們在好長一段時間里,是被當做女孩子的。心理疏導可以讓他們從心理狀態上,更加認同自己的男性身份。”
  變性後,如何把身份證上的“女”改回“男”
  身份證上的性別如何改變?
  就此問題,記者採訪了杭州市公安局戶政支隊戶籍管理大隊大隊長俞潔,她表示,此類情況比較少見。
  根據《浙江省常住戶口登記管理規定(試行)》規定,公民實施變性手術後,需要當事人提供國內三級以上醫院出具的性別鑒定證明和公證部門出具的公證書,證明當事人已成功實施變性手術,或司法鑒定部門出具的證明,到公安機關進行性別變更,重新申領居民身份證。
  對於大姚小姚這樣的情況,如果戶籍在浙江,要向公安部門提供國內三級以上醫院出具的醫學證明,證明他們是男兒身,同時也需要提供公證部門出具的公證書。不過,俞潔特別說明,因為兩人的戶籍地在河南,具體辦理的程序,還是要以當地公安機關的規定為準。
  眾所周知,從社會管理的角度考慮,身份登記是具有嚴肅性的,不能隨意變更。比如,因為種種原因,少部分市民會有改名的要求,這依然需要符合相關條件。俞潔介紹,有三種情況,可以變更姓名:第一、姓名違背公序良俗(公序,指公共秩序;良俗,指善良風俗);第二、姓名諧音容易造成性別混淆的;第三、姓名中出現冷僻字。一般情況,是不能隨意變更姓名的。
  當然,不在公安機關登記造冊的筆名和化名是可以自我變更的。本報記者 胡大可
  (原標題:這對兄弟,做了二十多年姐妹)
創作者介紹

訂作傢俱

ao05aovl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