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雨啊 ! 請你到非洲 我們一行人從小型飛機下來後,還要坐四十分鐘的車子,才能抵達要訪視的救濟站。當地的饑民卻都是走路去救濟站,只是為了吃到一碗粥。不過,還有更多人連走路到這裡討一碗粥喝的力氣都沒有。救濟站只是個由四根木柱撐著、上頭搭著帳篷的簡易設施。要遮蓋火辣辣的陽光,只能這麼做。在燒柴煮粥的圓桶前面,有很多人排隊等著吃一碗粥,大部分是孩子。這些孩子的手臂和腿瘦得像火柴棒,肚子則是脹鼓鼓的。可能因為走了很長的路而精疲力盡,孩子的臉上毫無表情。我感到身後有人用手指戳了我一下,回過頭一看,發現是個包著頭巾的女孩,要給我看她的口腔。我走近探看,一股刺鼻的怪味撲面而來;我看見她的口腔內部已經腐爛,看來即使是佳肴美食擺在面前也難以下嚥。嘴都爛成這樣了,還來救濟站排隊領取食物。這也是營養不良時出現的症狀之一。醫療隊在救濟站旁邊搭了帳篷,提供村民醫療服務,有些抱著小孩的媽媽正在排隊。量體重時,要把孩子包在包斤裡,再掛到秤鉤上。量完體重,醫療隊員拿了一個寫著「營養不良」的牌子,掛在孩子脖子上。我在那兒和一個母親四目交接。抱著正要打針的孩子,她馬上低頭避開我的目光。她懷裡的小孩非常瘦,瘦到連針頭看起來彷彿都比小孩的手臂粗。望著大號針頭扎進自己的皮肉裡,小孩竟然沒有發出一絲哭聲。我只看到抱著小孩的母親,眼角掛著幾顆快要滾落的淚珠。要是這個小孩「哇」地一聲哭出usb來,我的心裡至少會比遇上眼前這一幕要好受些。我當時默唸:「孩子呀,『哇哇』地哭出來吧!」寫到這裡,我又忍不住鼻酸了。那個小孩最終還是沒有哭,因為他已經連哭叫的力氣都沒有了。一旁的媽媽也沒辦法為孩子做什麼,只是撫摸著剛打過針的孩子,然後走到一旁,把位子讓給排在自己後頭的人。這裡有很多孩子因為嚴重腹瀉而脫水。只要韓圓兩百元(編註:約合新台幣七元),就可以提供能救活孩子的口腔水(由鹽、糖、水組成)。只要韓圓八百元,就可以提供孩子高單元的維生素 A,讓孩子避免因為營養不良而失明。要是有韓圜一萬元(編註:約合新台幣三百四十元),就可以提供一個當地饑民一個多月糧食。維持一個人生命的一個月糧食配給量,是十到 二十公斤 的玉米、 一公斤 的黃豆,以及半公斤蔬菜。然而,那裡因為缺乏這些食物,居然有三千萬人即將喪命。醫療隊會給看完病的孩子一根香蕉。原本看來奄奄一息的孩子一拿到香蕉,竟一把搶過、然後揣在懷裡。有個孩子要想多得一根香蕉,又去站在排隊打針的孩子後頭。護士發現了,又偷偷塞給他一根香蕉。當地的醫療隊都來自於美國、澳大利亞等已開發國家。因為他們,我在那裡看到了一線希望。他們都就對待自己的孩子般對待那裡的孩子,撫摸著他們脹鼓鼓的肚皮。碰到男孩,就擺出拳擊手的姿勢逗他開心;遇上女孩,就說些「妳真漂亮、妳好可愛、妳的病會好起來」之類的話來鼓勵她。在義工的關懷之下,我見到孩子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在炎熱的陽光下,醫咖啡弄生整天照料著孩子,護士則在一旁為孩子的手臂塗上消毒水。我想,神的那句「我不是派你們去了嗎?」其中所指的「你們」就是這些醫療隊員吧!]看著他們,我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如果我也當一名護士留在這裡會如何?」我心想,雖然我不懂英文,應該也沒什?關係;為孩子塗消毒水、掛上寫著營養不良的牌子,這些事我都做得來。當時的我起了這個念頭,直到現在也不曾忘懷。我真心希望,有一天當我結束了演員的生涯,能去非洲跟那些窮孩子一起生活,忘掉俗世的一切。我希望就這樣照顧那些孩子,與世無爭地度過餘生。那天,我在救濟站裡為孩子盛粥。我很想多給每人一點,但是等著喝粥的孩子實在太多。盛粥時,我不小心燙傷了手,就痛得受不了了。然而,這裡多的是口腔腐爛而不能吃東西的女孩、腿浮腫得如同象腿的人,在這些飽受病痛折磨的人面前,我這點小小的燙傷根本微不足道。我因為我的軟弱而感到羞愧和抱歉。有個看上去六歲左右的男孩背著兩歲的小孩站在我身旁。男孩背上的小孩應該是他妹妹,雖然髒兮兮的,但長得像個娃娃般非常可愛,一定是個女孩。小女孩怕自己會從哥哥背上掉下來,瘦弱的手緊緊抓著哥哥瘦骨嶙峋的肩膀。他們的父母都在內戰中喪命。這兩個孩子的未來該怎麼辦呢?另一個小男孩用手吃完了粥,直盯著我看。他的目光實在讓人疼惜,我於是把他抱進懷裡。男孩自然地把手放在我胸前,如同被媽媽抱在懷裡的孩子一樣。我把他摟在懷裡抱了一個多小時,但因為小孩非常瘦,手臂一點都不覺得固態硬碟酸。我的心因此更痛,我在心頭默念:「你瘦弱得連落地也不會留下腳印,你身上只剩下了你的靈魂。」然而,我不能抱著這個孩子一輩子。不久,我就得放下懷中的他了,因為我們在索馬利亞並沒有住宿的地方,早上載我們來到這裡的小飛機,正等著要載我們去肯亞呢!。小男孩搖晃著身子,像跟著媽媽一樣一直跟著我。我到現在還忘不了那個孩子的身影。我真不懂,神對於非洲發生的悲劇如此置之不理,當初又為什麼要建造這個地方呢?我們在小飛機裡吃了點三明治、喝了點水,就此打發已經延誤的午飯。我只在那天清晨喝了一杯咖啡,整天什麼都沒吃,所以覺得肚子很餓。只不過是一天沒吃東西就感到肚子餓,我因為我的軟弱而再次感到羞愧。我在心中對著那些孩子說:「孩子們,你們一定要活著,我把你們一個個都深深記在心裡了。回到韓國後,我一定要把我在這裡看到的一切以及你們的情況說給我國家的人聽。我的國人都很有人情味。我在首爾時,每逢節日,為了訪問孤兒院,都會去南大門市場買衣服,那裡的商人們會送給我好多衣服。韓國有很多富有同情心的人,我相信他們一定也會幫助你們。而且,全世界的人都在關注你們,孩子們啊,你們一定要好好活著,千萬不要死!」當看完這篇文章之後,我了解你和我一樣,心頭有著酸酸的感覺,但是,請先遏止即將潰堤的淚水,讓我們為非洲的孩子們加油!施比受更有福,有您的一分力量,世界會更美好..... 金惠子  雨啊 請你到非洲 慈濟全球人道關懷援助概msata況 ~
創作者介紹

訂作傢俱

ao05aovl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